[案例]郑州二七区委原常委受贿近千万,购物卡铺满床

发布时间:2012-06-04 12:51:23

临时机构由于权力集中、自由裁量权过大、监督缺位等原因,极易产生腐败现象。指挥部等临时机构已成为职务犯罪的易发、高发领域——受贿套路:“指挥长”买“低价房”

曲连文参与“指挥”的项目

  201143日是曲连文一生中的转折点。

  今年57岁的曲连文曾任河南省郑州市二七区武装部政委,2003年转业后任二七区政府副区长,20084月起任二七区区委常委、统战部长。

  曲连文没想到,自己会因为其他的经济案被揪出来。

  去年3,郑州市有关部门查办郑州市经济适用房系列违纪违法案件。其间某开发商交代,曾送给曲连文20万元。但面对上级的谈话,曲连文选择了否认。

  201143,郑州市中原区检察院反贪局的办案人员到曲连文的办公室调查取证。当时的场景让他们有些意外。

“当时在办公室里就找到了十几万元现金,各类购物卡有几百张,可以铺满一张床,有一些购物卡、礼品卡都已经过期了。”一名办案人员说,“但真正让我们感到可疑的是,我们还搜出了不少陌生人的身份证原件、复印件,购房合同和相关合同,不少银行卡的持卡人也不是曲连文。我们当时隐隐就觉得这里面藏着猫腻。”

首次供出80万元

  办案人员敏锐地觉察到:曲连文牵扯的经济问题远不止20万元这么简单。

  办案人员随即对曲连文展开讯问。面对曲连文,办案人员直奔主题:“你现在就给我们说说,一笔让你认为最心动的现金。”

  曲连文眉头紧皱,憋了很长时间,张口说了一个数字:80万。”

  办案人员心中一动,看来他们的分析没有错:“那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儿吧。”

  原来在2004年至2005年间,曲连文利用担任二七区辖区开发建设指挥部副指挥长以及城区规划开发建设指挥部常务副指挥长的职务便利,帮助郑州某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办理用地手续,为该公司协调了减免土地出让金、建设配套费、城建规费,以及适用优惠政策等工作。20066,曲连文收受了该公司40万元。200711,曲连文收受了该公司23.84万元。20101,他再次收受该公司80万元。仅这一个项目,曲连文就收受贿赂达143.84万元。案件突破口就此打开。

  办案人员对曲连文进行深入的交谈和说理后,曲连文不断交代出受贿事实。

  2004年至2008年间,曲连文利用担任辖区开发建设指挥部副指挥长、城区规划发展指挥部常务副指挥长的职务便利,帮助郑州某置业有限公司协调征地、拆迁、施工建设等工作。20086,他收受该置业有限公司人民币15万元。2009年初,郑州某商业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送给时任某街道改造一期工程指挥部指挥长的曲连文10万元,曲连文收受后用于购买车位及日常消费。2009年至20101月间,曲连文利用担任二七区某商城二期项目指挥部指挥长、某街道改造一期工程指挥部指挥长的职务便利,帮助河南一家拆迁工程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承揽房屋拆除工程并协调有关工程费用。20101,他以要买房为名收受该法定代表人40万元。20108,曲再次以买房为名收受该法定代表人60万元。

  到了此时,曲连文还没谈到自己收受那20万元现金的问题。这笔受贿金的交代情况,他放到了最后。

  他说,2005年至2007年间,他利用担任城区规划发展指挥部常务副指挥长的职务便利,帮助河南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河南某置业有限公司协调征地、拆迁、开发建设等工作。20085,他以借钱买房为名收受了这两家公司董事长人民币20万元。

  “还有没有了?

  “没了。剩下的都是各种节日期间的正常往来,从来没计算过。”

  办案小组没有紧逼,决定从外围继续寻找、固定证据。

买房成了受贿套路

  办案人员认为,2001年至2010年间,曲连文曾任6个辖区规划、建设的指挥长、副指挥长,他的工作直接关系着不少相关重大工程的进度和效益,他的事情可能没那么简单。

  办案人员再次到曲连文的办公室搜查。这次,他们连一张纸片也没有放过。结果办案人员发现了不少购房合同和相关文件,其买卖价格远低于市场价格。这暴露了曲连文的另一受贿套路——用别人的名义低价买房。

  在分析出了朱某、李某两个频繁出现的名字后,办案人员决定大胆一试。

  这次提审曲连文,办案人员直接把这两人的名字说了出来,让曲连文交代房产问题。曲连文听到这两个名字,才全盘托出低价购房的受贿事实。

  2001年至2005年间,曲连文利用担任辖区某路段开发建设指挥部副指挥长的职务便利,帮助河南某置业集团有限公司协调征地、拆迁、建设等工作。后曲向该公司董事长提出欲以每平方米2000元的价格购买该公司开发的小区商铺。经同意后,20085,曲连文以亲戚的名义,40万元购买了四套商铺,并由该公司支付了契税及维修基金等共计近5万元。经价格鉴定,该四套商铺价值200余万元人民币,曲连文受贿金额160余万元。

  2006年至2010年期间,曲连文利用担任辖区城区规划发展指挥部常务副指挥长、某发展指挥部指挥长的职务便利,帮助郑州一商贸有限公司协调开发、建设一个大型项目。2009,其收受该公司开发的两套商铺的经营权,曲连文用亲属名义办理了经营权证。经价格鉴定,该两套商铺经营权价值人民币100余万元。

  2005年至2006年期间,曲连文利用担任城区规划开发建设指挥部常务副指挥长的职务便利,帮助河南某置业集团有限公司的房产项目协调征地、拆迁、开发建设等工作。后来他向该公司提出欲以每平方米2000元的价格购买该公司开发的商铺。经同意后,200912,他以李某的名义支付59万余元购买商铺两套。经价格鉴定:该两套商铺共价值人民币400余万元,其受贿金额340余万元。这些收受的房产贿赂和现金贿赂,折合现金累计已近千万元。

  今年4月底,经检察机关提起公诉,法院一审判决曲连文犯受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没收财产50万元。曲连文当庭表示不上诉。

  近年来,一些重点工程或重大项目专门设立的“指挥部”、“领导小组”、“项目部”等临时机构越来越多。这些临时机构由于权力集中、自由裁量权过大、监督缺位等原因,极易产生腐败现象。据统计,2003年至2011,郑州市中原区检察院立案查处工程建设指挥部等临时机构人员职务犯罪案件多达1719,主要涉嫌罪名为受贿、贪污、挪用公款等,指挥部等临时机构已成为职务犯罪的易发、高发领域。

上一篇文章:   [12种职务行为经济犯罪]贪污罪的概念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