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绍智律师:刘迪适合取保候审法律意见书

发布时间:2012-06-01 10:48:02

 

          厅:

聊城市东昌府区公安分局:

北京市邦道律师事务所接受刘迪近亲属的委托,指派我担任刘迪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侦查阶段的律师。我所接受委托后,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九十六条的规定,我向侦查机关办案警官了解了刘迪涉嫌的罪名,会见了刘迪,向刘迪了解了有关案件情况。根据本案的有关事实和法律的规定,认为刘迪适合取保候审。具体理由以法律意见书的形式陈述如下:

一、对刘迪变更采取取保候审不致发生社会危害性。

据向侦查机关了解,刘迪涉嫌的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该罪不属于暴力犯罪,加上刘迪系海外留学归来的高级知识分子,他不会对社会造成危险性。

二、刘迪正在召开股东大会时被侦查机关带走,刘迪所领导的企业正常运行不得不被迫停止,其生产经营每停止一天,不论对社会、投资者或对所谓的“受害人”都会造成损失。

为稳定相关投资者的焦急心情,安定生产经营者的恐慌情绪,都需要被捕关押的刘迪变更采取取保候审措施。这样他公司的巨额财产至少不会流失和失散,其公司的正常经营得以维持,企业利润还会有所产生,对社会、国家、投资者和所谓“受害人”都有利,对于相关利害关系人的情绪也起到一定的稳定作用,有利于社会秩序的稳定和谐。更何况,中国不能出现一人涉嫌犯罪整个企业都垮掉的现象,否则国家也会遭受损失,象黄光裕案件就如此。当年黄光裕夫妇虽然被捕,因黄光裕的妻子被取保候审,所以国美电器及其他集团能得以正常经营,为企业和国家都维护了形象与利益。希望有着深厚文化传统、且是礼仪之乡的山东公安厅、聊城市东昌府区公安分局从全局考虑,给予刘迪取保候审的决定。

三、以下是我询问刘迪了解本案的相关案情后,对本案提出一些看法,请侦查机关研究是否对刘迪取保候审时参考:

在介入为刘迪提供律师服务并了解相关案情后,我从定性、时间、主体、资金筹集方法、法律政策五个方面提出疑点如下:

(一)罪名定性存疑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是指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扰乱金融秩序的行为。刘迪实际控制的天津鑫汇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公司及其他三个投资公司均依法设立并依法年检。另据201032日天津市发改委发布的《股权投资基金管理公司登记备案管理试行办法》及20111123日国家发改委发布的《关于促进股权投资企业规范发展的通知》的要求,股权投资基金公司可以募集不超过50亿元人民币,投资者人数(包括法人和自然人)不超过200人。另据青岛地方电视台为其制作的宣传片,以及其他经济类栏目的报道中,齐能化工的业务触角涵盖了旗下二十三家关联公司。在没有深入了解案情的情况下,从一个普通经营者的角度可不可以这样设想——二十三家关联公司,每家200个自然人投资者,那就是有4600名自然人为投资者。从有关情况得知,也正是4000余名投资者被监控。如果这23家公司都是依法设立,投资者人数也不违法的话,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就不成立。

(二)时间上存疑

    刘迪等人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齐能被封、下属新龙化工厂被勒令停产,董事长王希田被查,所有这一切,不是发生在厂未建、楼未起、设备未安、机器未转之时,而是发生在工厂已经开始进行生产,公司在资本市场大举增持ST长信和举牌ST天宏后,正在上市的股份筹集之中,募股是上市之前的合法公司行为。

(三)从主体上分析,齐能的启动项目和资金合法,没有违法之处。

齐能化工,前身为青岛东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正式登记于2007731日,当时注册资金120万元。201011月,齐能化工完成了一次增资,增加注册资本4072万元,公司注册资本由1000万元扩充到5072万元。企业这么大的注册资金,并经过青岛市工商的合法注册,其公司合法性应该是得到青岛市工商局及相关政府部门的认可的。

(四)从齐能的启动项目和资金的筹集方法看,是合法的,当地政府也没有下非法集资的结论。

    据悉,近一两年内,青岛市经侦大队已对齐能公司的融资进行了几次现场调查,但都已经确认其合法性,公司依然照常经营,并且得到了青岛市政府的支持。经过审查之后,齐能的融资,再未受到任何干涉。从“齐能”厂建成、起步融资、股票差一步上市,到被封、被停、被查,这三四年期间,政府通过种种方式,如领导视察鼓励,报社采访、电视台报道、党政内参做肯定,颁发多项荣誉等对齐能青睐有加,一路绿灯,大力扶持。政府对齐能提供了诸多的扶持和帮助,即使公安机关要追究,也应当本着公平执法的原则追究政府部门的领导责任。

(五)从齐能募股的法律政策依据及有关证据上来看,齐能的融资行为也不构成犯罪。

对此,《民法通则》和《公司法》都能提供有力支持。《民法通则》第七十一条规定:“财产所有权是指所有人依法对自己的财产享有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的权利”,无论法人还是自然人股东持有的股权都是属于财产所有权,“股权转让”是“处分”的形式之一,是完全彻底地拥有股份的象征,禁止股权转让是对民事权利的侵犯。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出资者)是“股权(即出资)”的所有人,依法可以出让自己拥有的出资。《公司法》明确规定,股东持有的股份可以依法转让,这是公司法赋予公司合法经营的自由。《公司法》第三十五条规定,股东之间可以相互转让其全部出资或者部分出资。从该条规定来看,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已经可以全部或分拆出让自己拥有的“股权”。从上述《公司法》的规定来看,未上市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可以分拆转让股份,从而募集资金。    

齐能的募集行为对于我国企业经营的现状还有一定的影响。近年来,不少国内的股份有限公司陆续到境外发行股票、募集资金,从多角度融资、降低国内金融风险的观点来看,这种融资方式无疑应该得到肯定,退一步说也不应以犯罪论处。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行为本质上是一种经济犯罪行为。要区分是犯罪还是真的海外上市,“关键是看该企业是否通过国内的律师事务所办理了诸如与境外企业签订反向收购协议、合并财务报告、控股协议等一系列法律文件”(何振华语),一旦具备了这些文件就不能认定为虚构事实。

相关的国家政策也对齐能的募集行为给予了肯定。《国务院关于鼓励和支持引导个体私营等非国有制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国发20053号文件)第11条规定:拓宽直接融资渠道。非公有制企业在资本市场发行上市与国有企业一视同仁。在加快完善中小板块和推进制度创新的基础上,分步推进创业办市场,健全证券公司代办股份转让系统的功能,为非公有制企业利用资本市场创造条件。鼓励符合条件的非公有制企业到境外上市。规范和发展产权交易市场,推动各类资本的流动和重组。鼓励非公有制经济以股权融资、项目融资等方式筹集资金,建立健全创业投资机制,支持中小投资公司的发展。允许符合条件的非公有制企业依照国家有关规定发行企业债券。由此可见,齐能的行为是符合我国的经济潮流,符合国家经济政策的。

综之,齐能作为一个迅速发展和壮大的民营企业,管理和经营行为会有不完善的地方,但齐能没有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条规定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行为。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到,齐能的行为是正常的公司经营行为,是财产所有人处理和经营自己企业的行为,没有犯罪的构成要件。

综上所述,作为刘迪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在侦查阶段的律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五十一条和第九十六条的规定和本案的有关事实,申请对刘迪改为取保候审。

我们引用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在2012525日下午在人民大会堂主持召开实施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座谈会上的指示:努力使办理的每起案件都经得起法律、历史和人民的检验;要求努力把每起刑事案件都办成“铁案”。而刘迪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案件正在侦查阶段,根据本案的经济犯罪的特点和刘迪作为齐能化工的实际领导人,为了企业能得以正常经营和运行,为了避免更大的损失,刘迪适合取保候审,这样对社会、国家、投资者、企业正常运行都有利。对刘迪变更为取保候审更符合实体和程序正义。故出具以上律师意见,请求司法机关的有关领导批准对刘迪取保候审。

 

 

                  出具法律意见书人:

                              北京市邦道律师事务所律师

                                           武绍智

                                       201261

上一篇文章:   中国多项新规今起实施
下一篇文章;   知识产权侵权赔偿多高合适?——业界热议侵犯知产赔偿原则